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什么(之二):沙钢集团等上市公司久“治”难愈

发布时间:2018-07-11 12:2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体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保护视力色:    恢复默认

  《沙钢集团百万吨钢渣弃置江边?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曲靖市委市政府官僚主义?上市公司环境污染触目惊心》、《广西贵港市水泥厂藏污纳垢 国有资产竟成非法排污企业庇护所》,这是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陆续公开的部分典型案例。

  企业是环境保护的主体,也是环境保护的重要参与者。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境保护法》规定了企业环境保护的九大责任,从法律层面划出了企业生存发展的底线。在新形势下,企业经营者尤其是作为公众公司的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更要审时度势转变观念,重视企业污染治理,高度关注并做好环保自我检查、整改,落实环保主体责任,为环境保护作出表率。

  然而,近一个月以来,伴随中央环保督察对10个省区开展的“回头看”,不少企业利用自身背景,想方设法敷衍整改,逃避治污改造,躲避环保督察存在侥幸心理,不重视问题解决问题,反而是掩耳盗铃的填埋固废。

  触目惊心

  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位于珠江上游的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该企业在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中被指重金属污染隐患问题突出。然而,对于2016年罗平锌电遭到中央环保督察并被要求整改一事,公司在2016年年报中只字未提。6月12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督察组发现,罗平锌电重金属污染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变本加厉,以至于生态环境部在对外通报时用《上市公司环境污染触目惊心》为题来描述该公司的环境违法现象。

  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上市企业,本应为环境保护树立标杆和典范,却如此大肆污染环境,给珠江上游水环境安全带来重大环境隐患;而且明目张胆消极对待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其中原因,除了当地党委、政府可能存在的不担当、不作为等问题,也与企业缺乏社会责任,漠视有关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有关。

  2017年年度报告中,罗平锌电称,“公司目前各项防治污染设施的建设和运行状况均为良好。”近两年时间过去,罗平锌电却依然被发现“危险废物底数不清,随意堆存。据督察人员估测,堆放总量应在10万吨以上;厂区管理混乱,污水横流。电解车间管理混乱,将沾染有高浓度重金属污染物的电解板随意露天堆放”。

  上市公司苏州沙钢集团,2017年钢铁产量超过3000万吨,年销售额超过2000亿元,但却没能更好地承担起应负的生态环保责任。此次督察“回头看”期间,群众再次举报反映沙钢集团大量钢渣违规堆放长江岸边的问题。生态环境部在督察组下沉督察后,发布的《沙钢集团百万吨钢渣弃置江边?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的文章指出,沙钢集团“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烟尘污染问题却重视不够,整改敷衍,一犯再犯,而且长期累积的百万吨钢渣等工业固废随意堆放在长江岸边,污染周边土壤和水体,威胁长江水生态环境安全”。

  这次“回头看”下沉督察期间,督察人员在江苏新沂市一家上市公司、蓝丰生物化工有限公司的厂区看到,大量废弃反应釜、储罐、化工废桶、试剂瓶等被随意露天堆放,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堆放区域及周边有明显刺激性气味,一些废弃的反应釜有残液洒落地面并渗入土壤。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期间接到群众举报,反映该公司固废处置不当。该市环保局曾对其进行了相应查处。然而,这一处罚没有引起蓝丰公司的重视,新沂市也未能对蓝丰公司违规堆放工业固废问题进行彻底排查和监管。

  屡罚不改

  6月9日,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南省开展督察“回头看”,再次收到群众投诉,反映河南省洛阳市义煤集团新义煤业有限公司违法排污,污染河流。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该企业曾被地方环保部门一罚再罚却屡罚不改。经查证,该企业作为省管国有控股公司下属企业,2016年以来,先后被当地环保部门下达整改督办通知、停止违法行为决定等文书33份,对该企业环境违法行为行政处罚6次,罚款30余万元,移送公安机关行政拘留3人。但该企业始终无视基层环保部门执法监管,对多次处罚无动于衷。面对首轮中央环保督察群众信访举报,以市场不好停产为由未落实治理要求,督察结束后又继续开工。

  国有企业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茂源化工有限公司屡因污染问题被投诉和查处。这次督察“回头看”发现,这家企业废水、废气、固体废弃物无一进行规范处置,在污染治理上不愿投入,环境管理松散懈怠,各类环境违法问题随处可见,。而当地环境监管也形同虚设。

  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对广西贵港市开展下沉督察时发现,贵港市水泥厂作为市国资委管理的市直企业,将闲置厂房出租给春晨矿业有限公司、富木塑粒厂、致发铝制品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在不到60亩的场地上,形成一个废渣、废塑料、废电容等多种固体废物非法处置窝点,造成严重环境污染。贵港市水泥厂作为国有企业,为谋求微薄经济利益对租赁企业环境违法行为视而不见。在督察组发现问题后,贵港市水泥厂匆匆与富木塑粒厂、致发铝制品有限公司终止租赁合同。但对于租用面积最大、租金收益占大头、租期已经结束的春晨矿业之间的租赁关系处理,态度依然暧昧,不愿解除合同。

  自食其果

  事实上,因为环保问题严重,蓝丰生化已经被停产两个月。在6月13日晚,蓝丰生化公告称,新沂本部根据上级环保监管部门的现场检查和要求,并经公司审慎研究决定,自2018年6月12日起,除部分环保处理装置外,其余化工生产车间实施停产整治,对存在的环保突出问题及隐患和风险进行整改,预计停产时间约2个月,停产期间预计将减少公司净利润约2000万元。

  目前,镇江市丹徒区茂源化工有限公司已被责令停产整治。在环保事件爆发后,罗平锌电旋即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云南证监局问询函。6月21日,深交所火速对公司下发关注函,直指环保对经营影响及信息披露等问题。受上述一系列消息影响,罗平锌电7个交易日累计跌幅逾30%,以7月2日收盘价8.25元/股计算,罗平锌电市值已蒸发逾11亿元。

  对于生态环境部的通报,证监会等监管层也对上述公司展开调查或问询。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6月22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将继续保持对重大环境污染信披违法行为的执法高压态势,依法全面从严实施行政处罚,督促上市公司切实履行好生态环境保护义务。

  我国污染防治攻坚战号角已经吹响。绿色发展,是构建高质量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必然要求,是解决环境污染问题的根本之策。种种现象表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企业主动承担起环境治理的主体责任,尤为重要。国家重视环保,是为深远发展考量。作为新时代的企业和企业家,最基本也最为重要的责任是在创造效益的同时,对生态环境抱有敬畏之心,节能降耗,采用完善的防护和环保措施,对各种废弃物进行严格处理,注重环保,否则必将自食苦果。(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杨秀峰)

  

 
打印
分享到: